咻哩咕叽

打字废

记一次失败的反攻经历


1

臧鑫绕海神湖走了一圈。

回来还是发现曹德智坐在躺椅上,在做什么?拿着根小木棍钓鱼呢。

臧鑫对这种老年人的爱好实在是提不起劲,等鱼儿上钩多无聊啊,他随随便便就捉上来一网。不过这不妨碍他看着曹德智发呆,一下午就过去了。

话说老曹最近越来越懒了,坐在上面动都不动一下,虽然他们年纪都不小,也没到坐着不动的时候。臧鑫眼珠溜了溜,一个瞬移就坐在曹德智怀里。

“老曹,我觉得你好奇怪,海神湖也好奇怪。”

“海神湖怎么了?”曹德智稍微坐正,手搭在臧鑫的腰上,正了正神色。

“你看,海神湖水这么清……”

曹德智一时摸不着头脑,老老实实地问“那会怎么样?”

“你怎么这么笨呢,俗话说‘水至清则无鱼’你看这湖水蓝汪汪的,反正我是连鱼的影子都没见到,你钓哪里的鱼啊。”臧鑫一本正经地回答,看向曹德智的表情好似在说——我都要被你蠢哭了。

曹德智得到了意料之外的答案,朝他浅浅一笑,脑袋凑近在耳边“那你想怎么样?”

“去一个有水有鱼的地方钓呗,嗯……我要比湖大一点的地方,晚上我们就烤鱼。”

比湖更大一点的地方,就是海。
“走吧。”

“走,”臧鑫眼睛弯了一下“不过你要买个好一点的鱼竿。”

事情就这样定了下来。

2

他们到了海边。

这里的天可真蓝啊,而太阳也在缓慢下垂了,把一片天空染成金红色,远远望过去,天空仿佛与海面连成一条线。

鹅卵石底下铺着细细白白的沙砾,此时已有涨潮之势,轻波细浪滚过石头,在阳光下闪闪亮亮的,几个小潮下来,臧鑫干脆脱了鞋子往海里跑。

曹德智找了一块大石头当椅子,让臧鑫在视线之内又不至于离得太近。

片刻之后等他再望过去时,臧鑫人已经不见了,就一摊衣服趴在摊上,自个儿钻海里去了。

曹德智心里还是有点不安,眼睛频频望向那处,就是不见臧鑫。他脚下的水轻轻波动几下,一种熟悉的气息从水里传来。

海洋是温柔的,它用海水将两人的魂力连接在一起。感受到另一半快活的情绪,曹德智定神,还是有点放不下心。

臧鑫在海里绕来绕去,左瞧瞧右看看,还摸一摸,眼睛盯着成群结队的鱼走,可是他发现,这些鱼都不往曹德智的方向游,都悠悠闲闲地散步呢。

怎么办呢?臧鑫绞尽脑汁,没有鱼今天晚上的夜宵就泡汤了,那可不行。他悄悄运起魂力,威逼利诱赶着鱼,就像在陆地上赶鸭子一样,尾巴都扭来扭去的,老是拿屁股对着他,还时不时吐泡泡,真是麻烦。

他一边想着,一边赶鱼,可是这些鱼跟个大老爷们似的,还慢慢,慢慢,一点一点摆着尾,臧鑫看着越来越黑的天色,脸都绿了,一个不小心就把几条后面慢速甩尾的鱼给弄死了。

臧鑫看着几条挺年轻的鱼就这样结束了鱼生,还没到鱼老黄花就以一种凄惨的方式飘落在海底,它们的生命变得像纸一样轻,坠落无声。

好可怜啊,他们太可怜了,活得这么辛苦还要被我们吃,好可怜啊,真是太可怜了,看得我都想把它们放了…………我呸!落在本大爷手上还想跑到哪里去哈。

臧鑫沉默了,他的心里思绪万千,他看着那几条装死的小鱼,心道:要不是我机智,差点就信了你的邪!

这些鱼有毒吧。。。

他们终于到曹德智边上,臧鑫看了看曹德智一张生无可恋脸,用魂力探查那桶里没一条鱼,他又沉默了,就知道他钓不到,鱼都嫌弃他。这是什么鬼体质。

于是他把一条鱼挂在水面下的鱼钩上,然后扯了扯线,目视曹德智收网,再放下鱼竿,他又放一条上去…………重复十几次,看向身边空空如也,鱼桶里几条活蹦乱跳的,和曹德智依然严肃着的脸,心想他是不是还不满意这么点鱼,寻思着再去给他找一群,不过要快点,现在很晚了……

近在咫尺的鱼线动了动,长了眼睛一样朝他扑来,一圈一圈缠上他的身体,但是感觉不到细线给皮肤带来生硬的切割感,在他来不及反应时,他已经被拉出水,落在了曹德智怀里。

臧鑫拿腔捏调对他说“恭喜你,钓到一条美人鱼哦,想要我实现什么愿望吗?”

曹德智搂紧了他“我要你永远呆着我身边,好不好?”说罢,亲亲他的耳垂。

臧鑫嗔怪地瞪了他一眼“以前怎么就没见你怎么粘人?”

曹德智看了看他泛红的耳朵,笑了笑“我就喜欢你这样,你还不同意吗?”

“行行行,快放我下来,我还要穿衣服呢。”臧鑫挣扎着落在地上,脚下的鹅卵石滑滑溜溜的,像一条小黄鳝就是抓不牢。

明明是天黑,看不清他的表情,可是臧鑫总是觉得曹德智在笑。无奈只好倒在他身上,乖乖的被他带回家去。

3

晚饭徐徐,臧鑫看着美好的月色,闻着庭院里花花草草清新自然的气味,心想是时候吃烤鱼了。

曹德智与他想法如出一辙,他准备好用具和桌子草席,就这垫子盘腿坐下,在回廊侧的屋里,敞开着能看见庭院。

臧鑫也有自己的考量,他经不住馋悄咪咪拿了酒了,打开就能闻到浓郁的酒香。

曹德智眉头紧跟着一蹙,他在想找什么理由好让臧鑫不喝酒了。

看他这样子臧鑫就察觉到了什么,“怎么,还不让人喝酒,我可是好久没过瘾了,今天这么着我也要一醉方休。”

“不行。”臧鑫笑吟吟地盯着他“喝酒……伤身……”

臧鑫狠狠地灌了一大口,启唇轻道“酒哪有你伤身?”神色晦暗的朝曹德智望过去。

曹德智也有了几分醉意,明明没喝酒,只是看着他,就好像醉了过去,眼前的人对他来说如此美好,好像一坛烈酒,他的酒香撩拨人心,味道如同鲜露琼浆,怎么也喝不够。

曹德智不言语,臧鑫靠在他肩头,然后翻身欺上,吻上那唇瓣,逼着他喝掉带过来酒液,不过片刻,空气中带上了酒的粘稠感。

臧鑫挑起他下巴,见他还是面不改色不声不响,凑近他“怎么像是我欺负你一样。”

而后又叽咕几句“曹德智,曹德智,明明是我跟通晓风流之事,明明是我先开始喜欢你的,名字也多你一两笔,为什么到了床上就是被你上呢?”

“不行,不行,今天我可要讨回来。”臧鑫摇头晃脑,两手解着曹德智的衣服,脸上露出了偷腥的猫儿一样的表情,洋洋得意地甩着脑袋。

“怎么样,今儿个我就要上了你,让你也尝尝做完哪里都疼的感觉”

曹德智到现在都蛮享受他的服务,到了最后一步时才让他没有还手之力,笑着压了回去。

“不公平,不公平啊,你干嘛随时携带哪种的东西,可恶啊,你和凌梓晨居然串通好了。”臧鑫脸上羞愤之色尽显,痛心疾首发誓要好好管教一下女儿。

“不过,现在还是让我先好好教育一下你吧。”